红彩会hch555con_红彩会登录入口_红彩网官网手机版

红彩会hch555con平台拥有多种服务功能,红彩会登录入口是要进行了注册之后才可以享受的,也是行业的肯定,成为移动智能操作系统业界巨头。

当前位置:红彩会hch555con > 中国史 > 接谈蒋方舟《大陆作家的奢侈与困境》

接谈蒋方舟《大陆作家的奢侈与困境》

文章作者:中国史 上传时间:2019-08-18

蒋方舟, 1989年生,青年作家、《新周刊》副主编。我崇拜的作家全是贫穷的: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爱伦坡等等。荒诞、悲惨、吊诡的现实像是作家的迪斯尼乐园,大量的新闻让作家有了书写的热情。

这个世界上,你找不到任何一篇没有瑕疵的作品。即便是高考满分作文,拿到另一位老师手里,也说不定是一篇不及格的散作。

正如米兰·昆德拉所写的:“历史的加速前进深深改变了个体的存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个体的存在从出生到死亡都在同一个历史时期里进行,如今却要横跨两个时期,有时还更多。尽管过去历史前进的速度远远慢过人的生命,但如今历史前进的速度却快得多,历史奔跑,逃离人类,导致生命的连续性与一致性四分五裂。”

2014年7月20日,香港书展“名作家讲座系列”,邀请了24岁的年轻作家蒋方舟作演讲。蒋方舟这个名字相对于80、90后来讲再熟悉不过了,这个现今才24岁就被封为“天才美少女作家”成名时的年纪甚至韩寒、郭敬明、张悦然等一辈还小。“七岁写作”、“九岁出书”、“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主席”、“清华大学破格录取”、“《新周刊》杂志最年轻副主编”等夺人眼球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引起业界热评。

这是再现实不过的寓言,贫穷与道德上备受尊重并不直接挂钩,它有时仅仅意味着贫穷本身。

每一个靠作品维持生存、甚至美好生活的作家,不是心灵的导师,就是观念的驯师。

◎蒋方舟

正如韩寒所说:“你别看我微博有近四千万粉丝,也许真正的粉丝也就能几十万。”

我所写作的咖啡厅常年聚集着互联网创业人士,当他们谈论人的时候,他们亦是谈论着一堆数据:人视线停留的秒数、好奇维持的时间、新鲜感保鲜的市场等等。从前社交网络是重新定义人与人的关系,如今是重新定义人本身。

这里所讲的生活体验,是国际大背景和国际宏观环境下的生活状态。成功的作品往往在时代更替、体制变革之期出现,国内现在是城市的文明结构正在走向成型而远没有定型的时期,作家要在琐碎而毫无美感的生活体验中,拼凑粘贴出完整的人性,导演出起伏隽永的戏剧、还原出亲密的生活方式和情感是写当下最大的考验。

我曾经看过几个大陆的创作者试图改变伍迪·艾伦的剧本,伍迪·艾伦笔下中产阶级的忧愁,改编之后,变成了小市民的撒泼扯皮,非常糟糕,非常难看。没有稳固的中产阶级,虽然生活在城市,人际关系和伦理还是农村式的,该怎么去书写?

原因总是与结果相衔接。在大陆作家拥有奢侈的同时,也有着现阶段尴尬的处境和难以寻找的出路。

第二、是创作类型的多样。在大陆,各种行业的划分还不够细化和专业,我所认识的大部分作家都有被邀请从事和单纯文学无关的工作——策划电视剧、写个话剧剧本、编个电影,等等。

首先正是由于社会题材的丰富,导致了过多作品直接铺陈社会现象,缺少文学加工与艺术欣赏,文学作品中阅读的美感与深度的内涵相统一,这就要求作家能找到最适合的文体、叙述手法以及传递的内涵。文体很多,对于平凡生活也许我倾向散文小说,而对于社会现象,我则最喜欢杂文,像韩寒式的杂文,像马克*吐温、莫泊桑、欧亨利式的短篇,那是一种机智的幽默,在调侃中找出路,跟着作者去体味社会变革。

我前两天看到的新闻,一个21人的犯罪团伙假冒身份,招矿井黑工,然后锤杀工友,骗赔约。这现实的残酷远远超过电影《盲井》所呈现的。

第二个问题:当写作遇上生存。

导读:令人目眩神晕的现实让作家丧失了判断题材的冷静,一味地铺陈荒诞的现实,结果既丧失了文学上的美感与深度,也无法超越现实的惊心动魄。

虽说社会新闻可以为作者提供大量的创作题材,但太过同化的作品会太与生活接轨,利中寻弊的话便是落后生活的体现,从新闻到作品的出现,并不能超越生活彰显艺术,而承载着一种虽平实却过时的作品,是无法给人惊喜的。而我们耳熟能详的余秋雨、鲁迅、钱钟书,甚至是去年作家富豪排行榜上半路杀出的新锐刘同,仅仅是生活的自传记述作品也可以畅销一空,这意味着,真实的生活经历,是作家写作无法绕行的一条道路。

作家如何从琐碎而毫无美感的生活体验中,拼凑粘贴出完整的人性,导演出起伏隽永的戏剧、还原出亲密的生活方式和情感,这是书写当下最大的考验。

喜欢午夜在台灯前敲打键盘的声音

后来我看到卡夫卡的一篇短篇小说,很著名,叫做《饥饿的艺术家》,讲到一个艺术家在笼子中表演饥饿,起初他大受欢迎,后来被遗忘,无人喝彩,最后,人们在茅草堆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他。

很多人对文人都有着这样的印象“穷酸书生”“落寞文人”,似乎在看待文人时带着一丝景仰的同时还附带着同情怜悯。那么,在这个社会上,文学、文化有多重视呢?

这固然是可笑的,可在客观上,也让作家进入了商业社会,有了物质上更为丰富的可能性。

第二点困境,是真实生活的缺乏。

这说明社会重视文化么?不,恰好说明社会是没有文化的,所以需要的是从落满尘土的抽屉中找出“作家”,把他们摆到架子上,为社会增加一些虚幻的自我满足,就像企业家办公室的书架上往往摆着从不曾开封的《二十四史》和《资治通鉴》。当作家“装饰”的使命完成,又被放回那个被遗忘的抽屉中。

图片 1

我们总是抱怨一个社会失去了诗意的审美,我们总期待一个时代是文学的、艺术的。或许,这些期待只是一厢情愿的空洞幻觉。一个诗意的时代真的出现过?或许,不曾有过。

现今有很多杂志社、出版社、网络文学等作家,甚至还有很多半夜对着电脑码子的草根文学爱好者,无不希望以作品生存,无不希望以作品功成名就。而现实是,真正成功的作家极为少数,在现今中国,其实并非存在那么多真正热爱文学的人,近些年更是掀起了深阅读与浅阅读的博弈,这是一种旧文化现象的消失和新文化现象的萌启,在更替当中愈来愈多的人选择了后者,中间甚至还夹杂这一群伪文化爱好者,比如那些买了书拍个照发个微博就扔一边的;比如那些办公柜里堆叠着《二十四史》《资治通鉴》却从没有开封过的;比如那些只有在卫生间上厕所没手纸的时候才想起的……

令人目眩神晕的现实让作家丧失了判断题材的冷静,一味地铺陈荒诞的现实,结果既丧失了文学上的美感与深度,也无法超越现实的惊心动魄。

我很同意,在这样的国度,一个人掉在水里,一百个人看见,只有一个人跳水去救也是正常的。

一切熟悉的变成陌生,作家如孩子一样新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作家,就是被大家所认可的作者。

(本文系作者为香港书展所写演讲稿)

蒋方舟此次演讲的题目《大陆作家的奢侈与困境》令我再次被她震惊,如果将演讲文字内容打印出来让我阅读,我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个在我看来还是24岁的看起来还散发着学生气质的女生表达出来的独到观点,这种文字背后的思考与沉淀带着我深思了很久。

所以,作家永远是少数,他们从奢侈中挣脱出来,从幸福中挣脱出来,跳入困境之中,跳入痛苦之中。如同佩索阿的诗:

而你在作者面前,也起不到任何的撼动作用,你不是他的受众,他也不在你手中。

另外,我之前也和朋友讨论:为什么书信、诗歌、乡村,这些就是文学的,微信、电邮、写字楼就是不文学的?张爱玲贴着现实却写男女含蓄的调情,旗袍下露出的脚踝就是文学的,现在人贴着现实写,陌陌搜一搜附近的人,勾搭,一夜情就是不文学的?

强加工的作品,硬推销的方式,不仅失责了读者,更会埋汰了自己。

“我将永远是一个阁楼上的人,

奢侈与困境的问题,其实就是幸与不幸的问题。去感谢幸运的恩泽,去感谢不幸的波折,在写作中甄查自己。

没有稳固的中产阶级,虽然生活在城市,人际关系和伦理还是农村式的,该怎么去书写?

有时候,如果要删掉我要说的话,那么我就不想在那里说了。

而且,很多作家对于城市/乡村的关系依然是托尔斯泰式的:乡村的、自然的就是好的,都市的,现代的就是坏的,因为无法客观平和地去描述他们所处的环境,也无法对他人的生活过度关注和认同。

作家,是一个很高尚的词汇,带着一丝景仰;作品,是一个很高责的词汇,牵着一股能量。在我去年十月和朋友聊起想写一部长篇小说开始,呈现是这样的态势:

或许,写作,是仅存的无法通过“大数据”分析获得捷径的体验。很简单,因为作者无法预见到他的读者。

其实,在现阶段,我并没有为此感到忧虑,因为现在的目的不在于成为作家,不在于是否接受别人的认可,只是想写所想,说所想说,充其量,最多就是以写作者或者写说者自称,而我认为写作者的态度应该在于:不要用作家标榜自己,但要以作家为驱动自己。

第二点困境,是真实生活的缺乏。

写作或许只是内销,作家,一定是外化。写作,或许是一个人的对话,而作家,却是一群人的对话。

最后回到演讲的开头,我说写作,尤其是小说的写作,或许是少有无法用分析“大数据”去解决的工作。或许,这种结论也是我的痴心妄想,写作这件事在几十年之后也许就进化或退化成完全不同的形式。

“你经历够吗?作家需要很丰富的阅历,你还是个学生而已!”

大陆作家的第二个奢侈,就是题材的奢侈。

为自己所认可,是自己的欣慰;为大多数人所认可,是自己的幸运;为所有人所认可……对不起,还没有这样的人。

我觉得,是因为当下人们的生活体验变得支离破碎,所有的情感不连续的,所有的表达是单一的,所有的陪伴都是短暂,爱情都是模仿。

在《大陆作家的奢侈与困境》里,蒋方舟首先提到的是作家对作品入手的目的和叙述的方式。在我看来,写作本来就是孤独的旅程,如果一个作者抱着一定有人会为此买单的心态入手,是绝对损手的。

作家要做的,应该是对这些新闻保持柳下惠一样的冷静,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经过它们,鉴别它们,穿越它们,远离它们,最后才能抵达更深层的真实,抵达时代的核心困境。这是对作家技术与心态的双重挑战。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真正同等的共鸣的。

作家;贫穷;写作;生活;困境

“我认为一名作家需要传递社会正能量,引导正确价值观!”

而在现实的丰富当中,人的身份也呈现出多样性。

很多人,总是站在自己的路上,看着别人脚下走的路,于是学着蹒跚过去,却惊讶和惶恐地发现,得到的并非自己想要,回头一看,拥有的也已经逃掉。

作家要做的,应该是对这些新闻保持柳下惠一样的冷静,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经过它们,鉴别它们,穿越它们,远离它们,最后才能抵达更深层的真实,抵达时代的核心困境。这是对作家技术与心态的双重挑战。

大陆作家的第二个奢侈:创作条件的奢侈

本文由红彩会hch555con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接谈蒋方舟《大陆作家的奢侈与困境》

关键词: 首页 贫穷 崇拜 每周500字 每天写1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