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彩会hch555con_红彩会登录入口_红彩网官网手机版

红彩会hch555con平台拥有多种服务功能,红彩会登录入口是要进行了注册之后才可以享受的,也是行业的肯定,成为移动智能操作系统业界巨头。

当前位置:红彩会hch555con > 中国史 > 金宇澄:王家卫说我的小说不好拍是表扬我(图

金宇澄:王家卫说我的小说不好拍是表扬我(图

文章作者:中国史 上传时间:2019-08-18

金宇澄:王家卫说我的小说不好拍是表扬我(图)。从《繁花》出版以来的一年多,金宇澄已经开了大大小小好几十场讲座。

王家卫、金宇澄在香港书展名作家讲座畅谈《繁花》小说与电影。电影《繁花》何时完成还是未知数,就像金宇澄用了20年时间等待一个正确的时机和方式书写这样一部小说。

小说;王家卫;繁花;表扬;上海话

繁花;王家卫;语言;上海;小说

图片 1

图片 2

从《繁花》出版以来的一年多,金宇澄已经开了大大小小好几十场讲座。但7月18日这一天在香港书展开讲,他仍旧感到紧张。

▲王家卫、金宇澄在香港书展名作家讲座畅谈《繁花》小说与电影。 深圳商报记者 杜翔翔 摄

“一来,和我一起讲的是王家卫导演,他很喜欢这本书。二来,这次会场不停在换,说是预定的人太多了,一直换到最大的会议厅。面对这么多香港读者,我很担心自己讲得不好,你……觉得我讲得好吗?”采访开始前,金宇澄略带忐忑地问。

图片 3

曾经有20多年没写小说的金宇澄承认,自己对《繁花》的感情有点不太正常,“就像一个四五十岁才‘老来得子’的女人一样,肯定宝贝得来不易的小孩,每天都要给他打扮、穿新衣服。”这次到香港,面对一群新的读者,金宇澄这“当妈的心”又开始惴惴不安。

▲《繁花》金宇澄 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3年3月定价:48.00元

但只要看看来听讲座的人,就知道担心是多余的。当天,可以容纳两三百人的会议厅坐得满满当当,最后一排还站了二三十人。门口摆着的40本繁体版《繁花》在讲座结束后就被抢购一空,不少读者拿着钱挤在收银机前,不断要求送新的书来,但最后都失望而归。

深圳商报记者 杜翔翔

能让香港读者如此喜欢这本用上海方言写的小说,金宇澄的语言实验又一次成功了。“去年《繁花》拿了30多个奖,只有一个是上海本地的,其他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这证明我在语言上的尝试是对的。”

7月18日,上海作家金宇澄与同样钟情于老上海风情的著名导演王家卫同台亮相香港书展,参加名作家讲座系列之“金宇澄、王家卫:《繁花》写出上海故事”的读书活动,共同讲述《繁花》和上海的故事。

用方言写小说,金宇澄希望通过这种看似有点“做”的方式,唤起大家对语言独创性的重视。“就跟王家卫的电影一样,我拿来做开头的这段《阿飞正传》是他突然在结尾加入梁朝伟这个人。我觉得,这就是王家卫的标签,作家也需要自己的标签。小说和其他艺术方式一样,不能所有东西都四平八稳的。现在的人,只顾着说故事以便以后改编拍电影,大家已经忘了,原来小说在语言上也是有一种野心的。”

讲座开始,主持人马家辉便拿出一杆上海风味的“烟枪”,来配合讲座的上海气氛,然而王家卫调侃他说:“‘烟枪’是对上海的误解,你并不真正了解上海味道的核心。”马家辉不作罢,继续使出浑身解数,拿出一副黑墨镜,佯装王家卫一贯的形象,引得现场欢笑连连。

金宇澄

本书的精髓是上海味

生于1952年,《上海文学》副主编,2012年以满纸沪语完成一部描写上海市民生活的小说《繁花》,反响强烈,获得2012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第一名,2013年获得首届鲁迅文化奖年度小说奖。

《繁花》网名《独上阁楼·最好在夜里》,源自金宇澄在弄堂网上的发帖。故事从沪生、阿宝、小毛三个不同家庭背景的上海少年展开,从1960年到1990年,讲述他们的情欲、梦想和迷茫的故事。2013年《繁花》出版以来,已经拿下了中国小说学会的年度最佳小说榜首、华语传媒大奖年度小说提名、首届鲁迅文化奖年度小说奖等荣誉。

写《繁花》

《繁花》是金宇澄运用改良的吴语方言写成的小说,保留了上海话的句型和味道,上海出生的香港导演王家卫形容自己对《繁花》的印象不是“一见钟情”,而是“一见如故”,他说:“《繁花》是我看了一遍就会盖起来、不会再翻阅的书。”当所有人感到诧异时,他才缓缓解释:“我是一口气看完这本书的,看完像经历了一生一世,这本书分为两个时段,20世纪60年代到‘文革’,20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末,刚好补白了我上世纪60年代来香港后的上海家族的生活面貌,让我寻回了小时候记忆的线索。”

最疯狂一天6000字,出差也上网吧写

《繁花》让王家卫最为佩服的地方在于语言,王家卫说:“这本书有一个特别牛的地方,就是方言,不单单是用上海话写,金宇澄把上海话改良成我们都看得懂的上海话,但小说的‘味道’还是很鲜明的,写小说的精髓就是‘味道’。”谈及这股“味道”时,王家卫表示,他在《繁花》里看到了跟他的电影作品相似的地方,就是不一定追求故事的完整性,他说:“不论写书、拍电影,精髓都在于如何营造这股艺术‘味道’,《繁花》‘味道’很鲜明。我认为故事完整性不是小说最重要的一个要素。这部作品已经超于一个故事。金先生把他一辈子想说的话都写进去了,好像浓浓的一锅汤。” 对于语言味道,王家卫同时强调,“很多关于上海的小说,可能受到张爱玲影响,味道都是女性的,‘阴气’太重,但金宇澄的《繁花》却充满男性荷尔蒙,有上海男人的性感。”

问:在写《繁花》之前,你已经有20多年没有写小说。在网络上重新写,然后越写越长,最后成为30多万字的《繁花》。很多作家都不习惯网络写作,作为一名50后,你为什么却在网络上找到新的写作欲望?

而金宇澄表示,阅读者受着普通话的教育,要读方言的小说会有一定障碍,所以要写大家都看得懂的方言,但又要能保留上海人说话的韵味,为此他可谓煞费苦心,他说:“文学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文本的特征,既要有方言,又要有文本特征是有一定困难的,包括标点符号的处理,所以《繁花》里只有逗号和句号。“我并非想做语言传播者,而是让更多的读者能够了解上海人的真正生活,不是误解后的上海。”

金宇澄:做编辑久了,白天挑剔别人的毛病,晚上很难不挑剔自己,于是就没办法写下去了。这次不一样,《繁花》的产生是没有目的性的。我一开始只是想在网站给大家用上海话讲故事,没想到说着说着,就有写小说的感觉了,等于唤起了我一个沉睡已久的写作欲望吧。

王家卫和金宇澄都是上海人,《繁花》里一些关于上海人细节的描写,两人的理解是相通的。当谈到“不响”这个词在小说里出现了1000次时,王家卫给出了他的看法,也是一个上海人的看法,他说:“‘不响’代表我不讲话,上海人对很多事有一个态度,但是他不说出来,只用‘不响’作回应,‘不响’是一种态度”。

每天写一段这种写作方式,让我想起了过去民国时代的连载,这也是我们小说最早的形成,比如说狄更斯,他的很多作品也是通过每天连载。在网络连载,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提问题,会给你提出建议,你会摸到读者的脉搏。你这个写作是公开的,错别字读者都会给你指出来,甚至会跟你说你这个人物好像就这么死了很可惜,这些有用的东西我都可以记下来。

对此,金宇澄表示同意,他说“不响”,即是“无语”的意思,由这个态度可以感受到上海人的聪明,“很多事可以大声疾呼,但也可以一声不响。什么事情都看得明白,但不一定非要点破。”因此金宇澄表示也能理解王家卫的《阿飞正传》结尾部分梁朝伟的突然出现,为什么梁朝伟要放在电影后面,导演没有说,每个作品有属于作者的标签,《阿飞正传》突然冒出那样一个人,就是王导的风格。所以金宇澄也把《阿飞正传》这个桥段作为《繁花》的开头。

而且写着写着,我会有一个超常发挥。最多的时候,我每天可以写6000字,甚至出差的话,我会跑到网吧里去写。因为每天已经成了习惯了。

在旧照片里找电影原型

本文由红彩会hch555con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金宇澄:王家卫说我的小说不好拍是表扬我(图

关键词: 王家 不好 表扬我 繁花 书中